瓦伦西亚

小日本迫使外国企业转让技术的证据仍然令中国人感到羞耻

中美贸易战谈判陷入僵局,双方在停止技术转让方面的分歧日益突出。

近日,日本小型官方媒体突然发起强烈反击,否认强制技术转让,但舆论称证据仍然存在,羞辱了中国人。

日本在贸易战之外发动了一场舆论战。

日本一家小型政党媒体《人民日报》发表评论,指责美国“如果想犯罪就无罪”。报告称,美国“将中国企业贴上‘强制技术转让’的标签”,“是空”和“捏造的旧论点”。

文章称,没有人强迫美国公司来中国与中国公司合作。双方的技术合作是自愿和独立的,双方都在寻求最大限度的利益。“谁能强迫他们来中国?”立即,网民自发地寻找日本强制技术转让的证据。

改革开放以来,小日本要求外国公司“以技术换市场”。中国高铁制造业被认为是最典型的强制性技术转让。

2004年6月,当中国首次招标采购高速列车(200公里/小时动车组项目招标)时,铁道部在招标中规定了三项原则:“第一项关键技术必须转让,第二项价格必须最低,第三项必须使用中国品牌。

网民还发现,日本商务部官方网站2006年发布的一篇来自商务部信息办公室的文章显示,“三峡工程”确保了核心技术的完全转移,被日本引用为“技术引进、消化、吸收和创新”的成功范例。

文章称,三峡工程设计安装26 70万千瓦大型水轮发电机组,而中国设计制造32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的能力远远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。

三峡发电机组国际招标文件明确规定了“三个必须”:投标人必须同意与中国制造企业共同设计制造;投标人必须向中国制造企业全面转让核心技术,并培训中国技术人员。14个单元中的最后两个必须主要由中国企业制造。

网民们评论说,“流氓行为的本质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了”,“这真让中国人民感到羞耻”,还有“唉,这还写在商务部的网站上”。

网民Tinyfool表示,问题的核心仍然是缺乏对知识产权的关注。迄今为止的顽疾是窃取和强迫技术转让。

被收购的不是一个可行的行业,而是一个阶段性的成就。

拥有自己的产业很简单。为了保护知识产权,中国人将发展自己的产业,而不是偷窃。

小日本高调拒绝强制性技术转让也吸引了外国媒体的注意。

据中国欧盟商会称,欧盟企业被迫转让技术的案例一直在增加。

该机构的年度调查显示,20%的成员表示,他们被迫转让技术以换取市场准入,是两年前10%的两倍。

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、美国国际出版社主席刘银泉(Liu yinquan)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在中国,朝鲜垄断了所有公共权力,企业被朝鲜牢牢控制,没有自主权。

朝鲜已经制定了这样的政策,强迫人们转让技术,这本身就违反了世贸组织关于世界彩票最高中奖金额的规定。世贸组织要求开放市场。

刘银泉说,“朝鲜首先通过各种手段垄断公共权力,然后利用公共权力作为后盾,迫使这些外国公司和外国工程师和科学家将技术移交给小日本。

如果这些部门和企业不交出技术,他们就没有机会在中国发展。

”他指出,小日本纯粹是强盗逻辑。

“有人说(技术转让)这是‘一愿让一愿受苦’,他是自愿的,我没硬绑技术员来强迫你交出图纸,是你自愿的契约,自愿教我们的。

不,不应该说这是强盗逻辑。

“他说,例如,前山大王兼土匪绑架了一名男子,然后写信给他的家人,要求在两天内发送10万大洋。这个家庭送出了10万大洋。他愿意吗?你能说这公平吗?刘尹铭说,中国不开放其市场,该市场被朝鲜一方垄断。它还必须迫使人们交出他们的技术。这和强迫卖淫有什么区别?这和党委书记强迫大学生做情妇有什么区别?你怎么能说她是自愿的?他说,中国和外资企业在谈判桌上是不平等的。

“美国政府不像日本小政府那样对企业有那种控制或支持。美国有反垄断法,政府不经营企业。

中国完全相反。大型企业和盈利企业都被政府垄断,由朝鲜控制。在这种情况下,怎么会有互惠呢?“小日本不想改革、拖延谈判时间和停止强制性技术转让,这是美中贸易摩擦中美方的核心要求之一。

中国曾表示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进行谈判和让步。

今年全国人大通过的《外商投资法》(Foreign Investment Law)明确规定,“不得使用行政手段强行转让技术”,这被认为是对美国需求的积极回应。

4月在华盛顿举行的一轮美中贸易会谈后,白宫经济顾问拉里·库德洛(LarryKudlow)对媒体表示,中国首次承认窃取知识产权、强迫技术转让和参与网络黑客活动。

并认为这将有助于谈判的顺利进行。

在中美双方都表示贸易谈判正在稳步进行的阶段,美国政府突然将从中国大陆进口的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%提高到25%。

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(USTR)公告启动另一波对中国商品加征25%关税的征求公众评论意见的法定程序,列入3,805项产品(包括手机、手提电脑等消费电子商品),价值约3,000亿美元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(USTR)宣布了另一波征求公众对中国商品意见的法律程序,其中包括价值约3000亿美元的3805件商品(包括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等消费电子产品)。

路透社报道透露,日本的小外交电报系统地改变了近150页的贸易协定草案,抹去了中美数月谈判的成果。

对此,刘银泉认为,首先,日本完全有望这样做。日本和日本之间的贸易战谈判如果拖延到一定程度,将会拖延时间并相互对立。它没有诚意。

第二,小日本的本性决定了它想要永远控制权力,成为一代又一代的一党专政。

目前,美国希望小日本将有公平的贸易,并与世界接轨。像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自由市场一样,它将正常竞争。当然,小日本不会这么做。

“小日本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依赖于一党专政和胁迫,即所谓的竞争力。

朝鲜垄断了所有生产力,包括土地和银行。发放许可证和批准也取决于朝鲜。

这样,朝鲜可以集中精力与自由的西方国家竞争。

”他说,“如果有自由竞争,西方和自由世界之间当然不会有竞争。

刘银泉认为,美国要求日本进行制度调整,不能不平等竞争。

如果日本不想改变,它肯定会反对。

起初,他作弊,说他想买美国大豆。

翻脸后,他用流氓手段煽动狭隘的民族主义,并在电影中煽动中国愤世嫉俗者和毛佐反对美国。

下一步可能会更加极端,这也让美国政府和野生动物进一步看到一个小日本的本质。

发表评论